閃亮人生 Intouchables
 
電影劇照
相關產品
Soundtrack
電影討論區
電影區
返回主頁
閃亮人生  
(Intouchables)

Rating: 3.9/5 (9 votes cast) 

導演: 奧利華拿卡哲 Olivier Nakache,艾力多倫達諾 Eric Toledano
演員: 法司華古薩 François Cluzet,奧馬司 Omar Sy,安妮李莉 Anne Le Ny,柯德莉花洛 Audrey Fleurot,歌蒂迪莫莉 Clothilde Mollet
語言: 法文
類型: 劇情,喜劇
上映日期: 2012-09-06
級別:
電影簡介: 由艾力多倫達諾、奧利華拿卡哲編導的得獎感人喜劇《閃亮人生》,講述一名全身癱瘓的貴族中年,與曾經坐牢、有社交障礙問題的黑人看護,如何打破語言和貧富懸殊等隔膜,發展出一段超乎旁人想像的真摯友情。此片並非高成本特技大製作,只憑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平凡人故事,以及兩位男主角法司華古薩、奧馬司的精湛演出,成為法國史上最賣座電影第二位,奧馬司更憑此片擊敗《星光夢裡人》的尚杜加丹,榮升法國凱撒影帝,引來全國熱話!

出身法國貴族世家的菲臘(法司華古薩 飾),因一次跳傘意外而幾乎全身癱瘓,只剩下情緒意識和思考能力,終身只能坐在輪椅上,全身無法動彈,唯有聘請一名能24小時照顧日常起居生活的看護。菲臘竟雇用了剛剛出獄、住在巴黎近郊「廉租屋」的黑人男子迪維斯(奧馬司 飾)來照顧他,二人一白一黑,一個說話文謅謅一個粗俗無聊,一個西裝筆挺一個愛穿底褲拖鞋,兩個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長時間相處下來,竟爆發出友誼火花,讓人生逆轉過來!
用爆笑幽默感 改編現實悲慘

話說03年某夜,剛完成了以友情為主題的電影《Just Friends》的艾力多倫達諾和奧利華拿卡哲,偶然看了紀錄片《A La Vie, A La Mort》(譯:生死之交)後深受感動,更驚覺原來剛完成的《Just Friends》,還遠不如這部紀錄片震撼。這部紀錄片,記載了因高崖跳傘運動意外而變成傷殘的菲臘(Philippe Pozzo di Borgo)和受僱照顧他的年青人艾度修路(Abdel Sellou)之間真摯感人的相處故事,亦即是《閃亮人生》取材的真人真事。編導奧利華說:「我們不斷重看該紀錄片,當我和艾力完成了《So Close》後,便想不如把故事拍成電影。」

法國喜劇演員兼諧星笑匠奧馬司,之前與兩名導演已數度合作,奧馬正是接演了二人的《Those Happy Days》後,才由笑匠和搞笑節目寫手,正式成為電影演員的。在《閃亮人生》扮演艾度修路(Abdel Sellou)(戲中名為迪維斯)的奧馬憶述:「01年我們曾在短片合作,後來我為CANAL+收費電視台寫稿,他們前來找我演《Those Happy Days》,我說我不是演員,只識寫笑話,但他們說自己也是新手,叫我一起學習,我們竟一部又一部合作至今。」意想不到是幾年後,奧馬竟憑《閃亮人生》成為法國凱撒電影大獎影帝,手下敗將更包括橫掃康城、奧斯卡等的《星光夢裡人》影帝尚杜加丹,令尚杜的得獎名單上,尚欠一座凱撒獎!

艾力補充:「奧馬剛在《So Close》扮演醫生,我們想與他繼續合作,覺得他還有潛質進步。我們把紀錄片放給他看,他十分感興趣。」奧馬則謂:「那紀錄片拍得很有趣,很精準也很感性,風格、幽默感和深度兼備。這經常合作的三人,特別喜歡這宗真人真事,包含了豐富的幽靈感。」「我們喜歡拍攝人在極端的情況下,保持幽靈感和正面的心態,這也是我們對待工作和人生的心境呢!」艾力補充。

菲臘首肯改編 親自修改劇本

菲臘真人是法國貴族後裔,兼藝術品收藏家,有個賢淑太太和兩個可愛小孩,更在香檳廠任職經理,生活近乎完美無缺,直至一宗跳傘意外發生……。禍不單行,菲臘Philippe的太太亦在意外後三年因血癌病逝。後來,來自郊區廉租屋的問題青年艾度(戲中名為迪維斯)當上他的看護,竟然重燃了菲臘的人生鬥志!艾度不但引領菲臘走出抑鬱愁城,更變成了他的超級好友,而菲臘則教曉了艾度如何重新融入社會。 為了取得事件主人翁菲臘的同意,艾力和奧利華更飛往摩洛哥探訪菲臘,希望說服對方讓他們把故事改編成電影。「找他很方便,因他在著作《Le Second Souffle》結尾留下了電郵地址!他也說,我們不是首個要求拍他的導演,他也有看其他人的劇本,但說可以見見我們。」艾力憶述。原來,菲臘最後同意把自己交予他們,正是因為二人深曉「幽默感」是故事的必要關鍵!「如果要拍成電影,那一定要好笑啊!因為這是個叫人用幽默對待事情的故事。」艾力轉述了菲臘當日說的。

除了「幽默感」,奧利華和艾力也明白,這同時是一個講述兩個來自不同世界的人之間,非比尋常的友誼故事。艾力說:「菲臘還說過『如果沒遇上艾度,我早已死了』。這句話亦刺激了我們,究竟處於法國社會上一貧一富如此極端階層的兩個人,是如何建立友誼的呢?一個身體殘缺,一個則社交殘缺,是怎樣變成朋友的呢?」

那次,二人再把自己的前作放給菲臘看,菲臘終於答應讓他們改編。自此,菲臘更一直電郵給二人,把自己大大小小的經歷告訴他們,協助他們創作劇本。奧利華說:「他很相信我們,我們很感動!」菲臘還看遍劇本手稿,更在上面做筆記附錄,例如指出某個狀況不合理,令劇本更寫實有力,或者提議一些場面,令故事更瘋狂惹笑。

真假菲臘會面 奠定演出基礎

後來,兩名導演更與兩名男演員一同前往探訪菲臘,並與他同住了數天。「法司華開始觀察他身上的一切,包括他的起居習慣、他的行動和說話模式。大家相處了三日之後,法司華便對我說:『由我擔大旗吧!』」奧利華說。 負責扮演菲臘的法國凱撒影帝得主法司華,回想起當日探訪菲臘,說道:「那次見面,令我更全心全意把自己投入進電影當中。扮演癱瘓甚至失去面部表情的角色,難度很高,但觀察菲臘的日常作息,聽他講述經歷,正是一切演出的基礎。」另一主角奧馬說:「菲臘很聰明搞笑,充滿生命力,他談及艾度時,我已被他們的友愛打動,很容易便感受到他倆之間有種微妙緊扣的關係。這次見面後,我們大家也感到壓力,因為我們敬重菲臘,感到有責任要表達好他的故事呢!」

法司華古薩演技昇華
忘掉自己 消失於角色中

談到為何找法司華扮演菲臘,奧利華說:「我們需要一名跟奧馬年齡差別較大的演員,法司華的經理人瞞著我們把劇本給了他看,然後他便要求見我們。」艾力補充:「他看過劇本便熱衷參演,但他說希望能經歷角色所經歷過的,而非單單把角色演出來,這方面竟與奧馬和我們的想法不謀而合!」奧利華坦言,角色始終需要做足功課,法司華不可以一坐上輪椅便做著那些呼吸和痛楚。監製則形容,法司華近乎是「全國唯一一位可以在角色皮膚下消失的演員」呢!

已演過大小不同人物的法司華,首次面對一個無法動彈的真人角色,認為極具挑戰。為了演活菲臘,他更下了不少苦功。「我一直嘗試忘記自己,這也是我接演這部戲的原因。拍這部戲,我經歷了夢寐以求的自我捨棄過程。戲內,迪維斯同時為兩個人而活,為兩個人而說笑。漸漸,我嘗試變成他的好友,嘗試填補他說話之間的空白,嘗試引他笑,令他開心,因為他令我開心。我不斷這樣,直至可以忘記自己是個癱瘓病者,告訴自己『和他一起,我很開心』。我想強調突出這個『忘記自己』,我們不一定要讓舊事過去,有時候只有透過別人的幫助,舊事才會過去的,人生就是這麼有趣的,完成拍攝後我這份感受更強烈!」

法司華也談及如何「演活」菲臘身體感到痛楚的時刻。「菲臘是真實的,所以我也要演得真實。我甚至忘記了他的苦難,而那些苦難倒會纏著我,所以每次演出痛苦表情的時候,我也獨自走到一旁去集中精神,甚至做一些身體活動去忘掉自己以感受他的痛楚。不用身體去表達,並不代表身體沒感受到甚麼呢!面部表情便能告訴你我的身體狀況。我甚至減省了對白去用身體語言代替。」

法司華認為,戲中菲臘喜歡上黑人看護迪維斯,是因為迪維斯不像其他人般同情和可憐他。「菲臘最承受不了被同情,他不會把焦點放在自己癱瘓之上,只會看成是其他人幸運地健全,而他仍能生存也是幸運的!另外,迪維斯在社交方面也同樣不健全,所以迪維斯不會覺得菲臘可憐,這是菲臘覺得他可愛的原因。」

奧馬司與不動互動 升級凱撒影帝

拍檔法司華認為,《閃亮人生》是扮演迪維斯的奧馬的個人表演。理由是,奧馬的演出便「等同」他們兩人的演出,他要「倚靠」奧馬來帶引兩個角色前進,他這樣分析:「我是不喜歡對白的演員,我喜歡沉默,用身體代替語言。不過今次連身體語言也沒有!我只是聽著,然後嘗試給反應,有時好笑的話便笑。菲臘和迪維斯,一個自由自在可走動,一個則甚麼都做不了,迪維斯反而變成了菲臘的身體。當他跳舞的時候,就像菲臘身體的一部分也跟著跳舞;當他說笑的時候,就像菲臘也跟著說笑。奧馬很獨一無二,我感覺到他帶著整部戲走,我甚至和他說:『記著呀,你為我們兩人演出的呀,我沒甚麼可演……』,哈哈!」

事前,法司華特意重看拍檔奧馬的電影和劇集舊作,他認為奧馬最犀利是活在角色當中。「首次見面後,我知道他很信任我,我也嘗試與他組成『二人組』,就像兄弟一樣。不過到最後,我們只是兩名大男孩在校園快樂地嬉戲呢!」 談及比他更早獲封凱撒影帝的法司華,奧馬則說:「我跟法司華本身並不真正認識,只算偶然見過。得知他扮演菲臘,我既驚且喜,我知他也同樣期待與我合作。之後,便很自然而然,我們透過艾力和奧利華認識得更深,互相給對方演出上的啟發。」 導演奧利華踢爆,扮演迪維斯的奧馬為了這電影,拍攝前減去了十公斤,又增長了肌肉。「他說『更生人士』比較瘦小,他還把頭髮鏟光了,穿上有帽汗衣和皮褸。」艾力補充:「奧馬的幽默感和友善,都在角色身上散發出來,有時他在現場被小朋友圍著拍合照,他亦把歡樂帶給他們,他就是這樣的人,經常也輕鬆自若,沒被成名所累。」監製盛讚奧馬兼具「來自projects的串嘴幽默」和演戲才華。最後,奧馬也不負眾望,憑《閃亮人生》內真摯感人又幽默的演出,成為了影帝!

迪維斯從「廉租屋」走出來

原來演員奧馬本人跟角色一樣,同樣來自Housing Projects。所謂Housing Projects,又作projects或HLM,全名habitation ? loyer mod?r?,即位處近郊的廉租屋屋村。由於大部分廉租屋屋村居住環境比較狹隘,加上主要是低下層居住,所以貧窮、失業、青少年罪案等問題十分嚴重,成長在廉租屋的年青人亦因而受盡歧視。

電影其中一幕,角色迪維斯便是從projects走出來,劇組更在真實的projects取景拍攝。來自特拉普(Trappes)一個housing project的奧馬,更義助拍攝。他說:「這開場很重要,告訴了大家迪維斯來自哪裡,其實對我也很重要,因為我也來自那裡。我自覺有責任做好這幕戲,要盡量貼近真實。我一直覺得法國電影,甚少用優雅或詩意的角度去拍攝projects,其實projects本身沒甚麼,既中性也充滿活力。」最後,導演只是簡單把觀察到的影像拍下來,並沒有加諸甚麼,以把projects還原為最真實的一面,呈現在觀眾眼前。艾力說:「影像很震撼,但我們很清楚不要被畫面牽著走,知道只需要一個鏡頭,然後把故事焦點集中在菲臘聖傑曼佩特區(Saint Germain des Pr?s)的豪宅內,便可以帶出projects那裡有幾難捱。」
聯絡我們 | 私隱政策 | 服務條款 | 廣告服務
Copyright @ At10 Online 2008 - 2013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